白色之夏

一个不文艺的吃货

二皇子与太傅 叁

就知道上中下写完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(。

我为什么废话这么多?这一夜也太长了_(:з」∠)_


二十七、

二皇子老老实实坐在榻上,额头有血,脚缠绷带,头发乱着,脸色还臭。

太傅除了额头有些红,看上去就好多了,此时正坐在二皇子面前给他处理伤口,嘴里还在念叨。

“拿脑袋撞人倒把自己撞出血了,你以后在外边儿别说功夫是我教的。”

二皇子小声嘀咕:“本来就没拜师。”

太傅提高音量:“你说什么?”

二皇子闭嘴。

止了血上了药,太傅又把刚刚被乱扔的东西一一放回原位,等全部收拾好了,他又坐回二皇子面前,一脸严肃看着他。

二皇子本来用手支着脸看太傅忙来忙去,此时不自觉放下手坐直了。

“你回...

我干(吃)了什么就6号了???明天就开始加班了,记录一下(`●__●ˊ)/

怎么也是引发了一场邪教的杂志,收藏纪念一下(=∀=.) 

二皇子与太傅 贰

十八、

隔天二皇子如常上朝,如常奏本,如常同太傅掐架。等到退朝,众人跪拜完毕,纷纷起身准备离开,二皇子缓缓站起,突然有股力道在他身后一撞。

二皇子身形晃了晃,急忙稳住,站在他身边的太子下意识伸手扶住他,见他脸色突然苍白,不由奇道:“二皇兄,你怎么了?”

二皇子借着行礼不着痕迹地抽出手,“回太子殿下,臣昨日练功时不慎扭伤了脚,并无大碍。”

身后传来一声嗤笑:“哦~看来二殿下这功练得可不怎么样。”

不用看就知道说话的是谁,二皇子面无表情,全当没听到。

太子责备地看了太傅一眼,又对二皇子道:“受伤了怎么不说?传太医看过了吗?严重吗?”

二皇子道:“小伤而已,已经让府中的人看过了,并无大...

二皇子与太傅 壹

因为一张杂志图和亲友的闲聊,搞出一个邪教我也是没想到的。

脑洞大,戏很多,不负责(喂


一、

从前有座山,山上有座庙。

对不起串台了,重来。

从前有个小国,名字叫南国,不是红豆生南国那个南国。

南国地势优越,物产丰富,人民生活富足,除了国土内有很多坑之外,看上去没有什么问题。

为什么有那么多坑呢?因为皇帝有病。

二、

皇帝这个病由来已久,不怪他自己,主要是被人骂的。

前面说了南国物产丰富,所以几个邻国都很眼红,几次三番发兵来抢,但是都被南国的将军打回去了。

动手不行,只好动口,每天雇人花式写小作文骂南国皇帝有病。

不巧皇帝是个十分敏感的人,日积月累听下来,竟然真的被骂...

边听直播课边呲饭

[忠烈杨家将]穿越是种病,得治(儿童节番外)

旧文重发


这篇番外是当年儿童节加班结束之后在办公室一口气码的,至今都不明白当时是爆发了什么小宇宙(。


——儿童节完全崩坏番外—— 

郑伊面买了一个新游戏。 
儿童节限量发行的《羊家酱外传之穿越是种病》,看名字挺不靠谱,画面却精良,封面上七个武将身穿铠甲,骑着战马,手执长枪,看上去威风凛凛。 
郑伊面将游戏装好,启动。 
屏幕上一个Q版小人蹦出来:“亲爱的玩家您好,欢迎您选择了这款羊家酱外传之穿越是种病,我是这个游戏的系统大神,很高兴为您服务。为了给您带来更好的游戏体验,在正式开始之前,请填写一下您的基本资料。” 
然后是一些诸如“性别”“年龄...

[忠烈杨家将]穿越是种病,得治(13-14end)

旧文重发


十三

杨延平冷笑,眼中精光一闪,抬手将长枪舞了一个枪花,枪头直直对准耶律原,扬声道:“你不过是仗着人多势众,有本事,就同我单挑啊!”

耶律原哼了一声道:“你不过是想要拖延时间,我就是仗着人多势众又怎样!”

杨延平冷声道:“不会怎样,现在就算我死在这里,也只不过是寡不敌众。而你,由始至终都是一个只会躲在人后的懦夫!从前你赢不了我,今后你也永远是我的手下败将!”

耶律原明知杨延平是在激他,可看到对方面上毫不掩饰的轻视与不屑,他仍是压不下心头怒火,几乎是脱口而出道:“好!那我就让你看看究竟谁才是谁的手下败将!让你死也死的心服口服!”说完又向左右喝道:“全部退后!谁都不许插手!...

[忠烈杨家将]穿越是种病,得治(7-9)

旧文重发



想清楚了自己的心意,郑伊面心头一阵轻松。他是这样的人,一旦确定要去做某件事,就会尽量往好的方面去想,就算前路艰难,也不会失去那份初心。这样的心态帮助他走过多年的风雨,现在到了这里也一样适用。

既然想要帮助杨家逃开大劫,首先要理清思路。

辽兵进犯,潘家旧怨,这些都是大势,他无力改变,只能先想方法掐灭事情的导火索。从剧本来看,源头无疑就是六郎要娶郡主,七郎擂台误杀潘豹。

郑伊面把刚才被画的乱七八糟的纸收拾好,重新抽了一张空白的出来,提笔在纸上写下一条:不让六郎娶郡主。

如果六郎不娶郡主,就不会发生后面那么多波折。可是,坏人姻缘好像不太好吧?而且六郎也不一定会听...

[忠烈杨家将]穿越是种病,得治(1-3)

旧文重发。

没想到几年前的旧圈文现在还有人想看,当年发在36大院的震后消失了,在这里补一份吧。感谢喜欢=v=

这部电影当年虽然票房一般,但我认为其质量远超过大众的一般评价,在各方面都是用心之作。非常喜欢电影里的演员和服化道,还有通过这部电影认识的亲友。暗搓搓地在这里再表白一遍吧XD


郑伊面醒过来的时候,正躺在一张古色古香的床上。他动了一动,只觉得头上隐隐传来一阵疼。

我好像是从马上摔下来了?他想,可是怎么一点印象都没有……


忠烈杨家将的剧组刚刚开拍大半个月,今天拍的是杨家七子率军救父,第一次遇上辽军对战的场景,大郎作为主将,需要一马当先冲向敌阵。虽然之前大家都埋头苦练,...

1 / 7

© 白色之夏 | Powered by LOFTER